摸“菩萨”的“红色特务”

  左手扶梯,右手拄拐,屏住呼吸,缓慢抬起左脚轻轻落到最后一个台阶上,胡开周伫立在红军“菩萨”雕像前。他倚靠着石柱,开始给旁边群众讲述“红军坟”的故事。

  1935年1月,红军长征到达遵义,一名年轻的红军卫生员救死扶伤,医术精湛,待百姓如亲人,然而却不幸被敌人杀害,乡亲们感恩其医者仁心,奉其为红军“菩萨”。因不知这位红军战士的姓名,他的遗体被掩埋后,当地百姓在墓碑上刻了“红军坟”三个字,长年祭拜。由于其医治时的药到病除,当地来此锻炼的人们,都会走到雕塑旁“摸红军,治百病”。胡开周一边讲故事,一边叮嘱外地群众上前摸一摸红军“菩萨”。

  出生于黔北名镇茅台镇的胡开周今年已经70岁了。小时记得听父辈们说红军从老家过,他们的茅台渡口是红军“四渡赤水”第三次渡河的主要渡口。于1979年1月动工兴建的茅台渡口纪念碑,寄托了当地人民对于红军深情的无比崇敬和无限怀念。

  胡开周自小受红军长征感染,被红军精神鼓舞,立志长大后保卫祖国。1965年入伍,他参加了伟大的援越抗美战争。在39师116团特务连服务时,他与战友们搞过擒拿,在越南湾修过公路,在敌人眼皮下面搞破坏。这位“老特务”当时把每天的经历都认真记在日记本里。讲述这些的时候,七十岁的胡开周俨然像是一个年轻的小伙,热情洋溢,笑呵呵的,很欣赏自己的战斗成绩。

  现在记忆力渐退的他每天都会翻开那本老旧的日记本看看。被问及是否怀念他的战友时,他沉默了一会儿,摇摇头探了口气“都不在了”。援越抗美战争结束后,胡开周在北京国家建委二区一公司继续工作了十三年,并参与了著名的毛主席纪念堂的建设。

  退休后的他,选择回到家乡遵义,回到这片红色的沃土,守着这些红军。他每天早上都会早起,步行半个小时来到遵义红军烈士陵园,不仅仅为锻炼身体,更多的是怀念这些忠义英勇的先烈,传承红军精神。

  他也会对儿子们不断重复这些故事,讲到此时他眼皮耷拉了下来,低着头说:“现在他们生意忙,听这些故事都左耳进,右耳出了”。

  (北京科技大学 李萍 中国农业大学 梁铨)(据:人民网-威尼斯人网址频道 )

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,转载至: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